如果谢龙介参加台语演讲比赛,这些发音我会扣分

2020-07-02
    652浏览

如果这是演讲比赛,谢选手讲完演讲,「藏书界竹野内丰」应该是这幺讲评的。

谢选手──「谢」这个姓氏,在南部台语多唸tsia7,大约是ㄐㄧㄚ的音,其实过往有明显地域差别,不过现在大多人都唸sia7了。──他长期在南台深耕,与民间大众接触甚久,一口流利台语,气口十足,说话确实铿锵有力,值得讚许。

而且谢选手的腔调有浓浓的「台南味」,最明显的就是「硬娶的新娘袂爱你」那个「娘」,唸成「nionn5」而非通行腔的「niu5」,相当独特,这种在地的腔调,值得好好保存。
发音

(语文竞赛讲评都是这样的,先褒奖,再细部挑毛病。)

但是谢选手的台语,虽爱掉书袋,但有明显的受到俗音影响。在语文竞赛当中,务必小心,遇到龟毛的评审,可能扣分。(不好意思我就是龟毛评审)

好比「水能载舟,亦能覆舟」一句,谢选手基本上就错了四个字。「水」字谢选手读成「ㄗㄨㄧˋ」,当然在台湾民间是有人遇到自然界常见事物,一律读成白话音的习惯,例如陈水扁的「水」、蔡培火的「火」、洪秀柱的「柱」等等,都是读成白话音,并没有遵从名字要读文言音的规则。

然而,在读古文成语的时候,应注意到尽量读文音。基本上,若是台湾传统文人听到谢选手的讲法,是会偷笑的。

那幺,这句「水能载舟,亦能覆舟」的「水」,到底怎幺唸呢?
应该唸成「sui2」(ㄙㄨㄧˋ)。「载」字本是第三调,变调成第二调,在这里应读如「ㄗㄞˋ」。这是第二个错误。「亦」字台语是ik8,谢选手读如「也」(ia7)。这是第三个错误。「覆」字台语是hok,变调后应该变为高入声的hok8。这是第四个错误。
发音

再来,「人非圣贤,孰能无过?」这句,错了两个字。「人」字在此读成「jin5」,不应读成白话的「ㄌㄤˇ」。孰能无过的「孰」,谢选手唸成「谁」,事实上「孰」字唸成siok8,跟「俗」的台语一样。
发音

「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」,「取之」一词,在此「之」应唸轻声,「取」唸本调。读如「ㄘㄨˋ .ㄐㄧ」。
发音

接着看下半场,谢龙介说俗语2-成语篇。

「心口不一」,谢选手本来应该是可以唸对的,可惜可能情绪加太重,「不一」两字发音几乎跟国语一模一样。应该是拖太长音了。「不一」两字都是入声字,唸成「put it」,期望下次比赛的时候,不要让情绪的表现,影响到你的发音,那很可惜。不要怀疑,每个评审都是拉长耳朵在听你的入声字,收ptk收得漂不漂亮。
发音

「怠忽职守」的「忽」字,谢选手唸成「ㄏㄛ」,被扣到分。「忽」应该唸成「hut」。
发音

顺带一提,另一位选手陈雷陈选手这个字也唸错了,你唸成「ㄏㄨ」。记得喔,「hut」。
陈雷〈有影无〉

「贩夫走卒」,这句成语应该是这幺写的,没有写「凡夫走卒」的吧?「贩夫走卒」的话,「贩」字唸成huan3,变调后唸「ㄏㄨㄢˋ」,顺带一提,「公寓/成屋」台语道地的讲法是什幺?就是「贩(ㄏㄨㄢˋ)厝」。再来,「走」在此应唸文音,唸「ㄗㄛˋ」,不念「ㄗㄠˋ」。
发音

「言在意外」,「意」本调是i3,变调后唸成「ㄧˋ」。「外」的文读音是「gue7」,不是「gua7」。不过,这句成语应该是「意在言外」吧!?
发音

「洪奇昌」的「奇」应该是「ㄍㄧˇ」,谢选手唸成「ㄑㄧˇ」,如果不是一时口误,就是受到华语影响。
发音

「不平之鸣」可能发音太急了,「平」本调是「ㄅㄧㄥˇ」,谢选手唸成「bing5」,害字幕小组一开始误写为「不明之明」。
发音

「好自为之」的「好」在这里不念「ㄏㄜˋ」,唸honn2。
发音

这两支影片,往好处讲,对推行台语当然有一定的作用。虽然说里面有很多字都讲错了,或者受到白话音的影响太多。当布袋戏口白,可能绰绰有余,但真的让读汉文的老仙仔听到,会笑掉大牙。

况且,谢龙介的气口,太江湖气,彷彿随时都要找人打架。搭配背景的劝世歌乐曲,是毫无违和感没错,但是却更加深大众本来就认为「台语就是古老、土气」的成见。

台语为什幺不能是小女生轻轻柔柔的讲出来呢?容我在此放我女儿读清代台语教材《千金谱》的影片。

再找个稍微大一点的少女,在Google搜寻「闽南语演说」跑出来的第一则影片,一个国小六年级小女生的演讲:「上趣味的一节课」。

台语听起来还是那样的「江湖气」、「流氓气」、「土里土气」吗?

好吧,我想应该没有人真的把谢龙介的影片真的当台语圣经才对,大家应该都是看过笑一笑就算了。但是我要说的是,要学台语,应慎选教材,有些大众奉为神人的,或许没那幺神。

而新的台语文化,也应该摆脱过往土俗的包袱,走向更清新进步的未来。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随机文章